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财经要闻 >> 文章正文
 

蛋壳为什么一定会死?三大对手一个比一个要命
时间:2020-11-19 9:10:01

  01

  这几天蛋壳很热闹。

  离职员工爆料说,蛋壳要破产了。

  蛋壳回击说,没破产,不跑路,别瞎说。

  然后微众银行坐不住了,表示高度重视,为了让那些借了租金贷的人安心,他们大方的表示,2021年3月31日前暂时不上征信。

  蛋壳为什么一定会死?三大对手一个比一个要命……

  微众银行为啥这么紧张呢?因为它是蛋壳租金贷的合作银行,大笔的钱借给了蛋壳的用户,当然,利息也不低,快被外界骂死了,这要是出问题,那坏账率蹭蹭就上去了。

  最闹心的,是蛋壳的用户们。

  房东收不到租金,直接发飙了,对租户说,“你们报警吧,蛋壳欠房租,我准备收房了”。

  蛋壳为什么一定会死?三大对手一个比一个要命……

  租户也委屈,钱都交了,又不是白住,凭什么赶人呢?

  被房东上门“撵”出去的是家住北京翠福园的小R,房东说自己跟蛋壳公寓已经解约了,要收房子,至于其他的事情,得小R自己想办法解决。

  可是,小R刚续交了26248元房租,才住了半个月!

  于是他赶紧联系蛋壳,但电话打不通,提示人工服务排队人数爆满。联系管家,管家说他已经准备离职了,于是小R只好又申请平台退租。

  这本来是蛋壳违约在先,客户算是无责退租,但是平台显示的却是小R未到期退租,得先扣除一个月房租,想无责退款,得去深圳总部登记……

  遇到这种事,再温和的人也憋不住骂街吧?

  他咨询了一下周围的小伙伴,更懵了,因为有人选择扣一个月房租,结果退款也一直没有完成,显然想顺利拿到钱,没有那么容易。

  小R的房租还是靠花呗支付的,免息期内还不了,那就得分期了,还有一大笔手续费等着呢。

  02

  这种个案,数量没法统计了,其实蛋壳早就已经不对劲儿了。

  2月份疫情刚开始,蛋壳就逼着房东减租,不少房东虽然不情愿,但最后还是无奈减租了。那会儿蛋壳刚刚在纽交所上市,房东觉得,也就是一时的周转问题,没太当回事儿。

  没几天大家发现,房东减租了,租户的租金却涨了,而且越来越多房东无法按时拿到房租。原来蛋壳里外都坑,吃相已经很难看了。

  到了年中,蛋壳又在宣传年付减租,或者返租金,就为了得到新租客。

  蛋壳为什么一定会死?三大对手一个比一个要命……

  这边大肆宣传,另一边各种违约、投诉都快成灾了。

  租户交了保洁费,但是保洁公司没收到;租户交了维护费用,但是维修公司没有收到;租户交了房租,但是房东没有收到……

  房东、租户、供应商、合作伙伴,都成了受害者联盟,他们只能不断的呼吁:

  “解约,还钱,发工资”。

  在线下,他们组成了维权团,先后光顾了蛋壳公寓的北京总部、深圳总部以及各地的分公司,上门追讨欠款,讨要说法。

  现在,“受害者联盟”又添了新成员,一些从蛋壳在职或者离职的员工,已经好久没有拿到工资了,蛋壳在杭州的分公司,已经把门牌摘掉了。

  蛋壳一直宣称经营正常,“不会跑路”,但是仔细推敲就知道,这个承诺太脆弱了,暴雷已经遍布全行业,蛋壳能全身而退吗?

  有点难。

  03

  蛋壳诞生于2015年,过去这五年,给人的感觉大概是这样的:

  “上半场疯狂烧钱冲规模,下半场坑蒙拐骗耍流氓”。

  2015年初,80后的高靖创立了蛋壳公寓。

  他曾经在多家互联网公司供职,也是心比天大的主,琢磨着一定在35岁之前干成点事,否则就“废了”。东看西看,他就看准了长租公寓。

  当时,“长租公寓”那就是个大风口,四处可见。

  上面鼓励,资本配合,于是很多玩家就冲进来了。高靖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,先是拿到了各种数额不小的融资,然后迅速烧钱冲规模。

  这也不怪他,当时的市场就是这样。

  他们咋干的呢?

  2018年,一个房东的吐槽贴刷屏,内容也非常的扎心,一套120平米的三居室,想租7500元/月,经过自如和蛋壳争抢,蛋壳以10800元/月的价格拿下,一下就涨了44%。房东非常不安,说,“资本盯上租房,要吸干年轻人的血吧”。

  蛋壳为什么一定会死?三大对手一个比一个要命……

  不论自如还是蛋壳,本质上都是二房东,租房再转租,专做中间商赚差价,只不过他们不用在电线杆上贴广告而已。

  敢这么加价收房,哪来的钱?太容易了,主要四个来源。

  融资款;

  打时间差,房东按季度收钱,租客按年付费,能占不少款;

  租客钱不够?租金贷都给你选好了,利息比银行的高多了;

  这些房租收益权再一打包,发行个ABS,还可以再拿好多钱。

  当时大家都希望迅速做大,赢家通吃,老二老三汤都喝不着,所以你跟人家说什么金融风险、经营风险都是闲扯淡。

  别说,市场还挺认这个的,哗哗给钱。

  发ABS的时候,蛋壳给自己定了目标,2019年,先管50万套吧,2020年,怎么着也得80万套,2021年3月,86万间应该不过分。

  蛋壳从2015年的2000套房源起家,到2019年已经有43.8万套。代价也是有的,烧了60多亿吧。

  04

  然后很迅速的,整个行业都玩脱了,整个行业都快崩了。

  小玩家开始撑不住了,陆续暴雷,坑苦了租客,资金链太脆弱,而且租金贷遇上了监管,一些大玩金融的就先趴下了。

  蛋壳也不行。

  这么烧钱,家里有矿也扛不住,国内的钱不好拿了,那就去美国上市,用股民的钱继续烧吧。

  2020年1月份蛋壳上市,之后股价就一直在下降通道里,前些天股价跌到了最低的1.27美元,距离13.5美元的发行价,已经跌去了90%。

  蛋壳为什么一定会死?三大对手一个比一个要命……

  大家都在等着看它啥时候跌破1美元退市,结果人家强势逆转,17日怒涨了71%,为啥这么厉害了?

  其实不是它一夜之间基本面倒转,是因为市场疯传“ kwid=stock_000560 kwname=skwl_keyword>我爱我家( style=display:none>行情 id=hq000560 class=hqspan>000560,诊股)”会收购它。

  蛋壳为什么一定会死?三大对手一个比一个要命……

  说了半天,其实大家对它的自我救赎,还是不抱希望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说,蛋壳的死是一定的,现在也就是在急救室里苟延残喘。

  为什么这么肯定呢?

  因为蛋壳有三个对手,哪一个它都搞不定,三个对手合击,生还的概率极低。

  第一个对手是钱,蛋壳的资金缺口基本补不上了。

  到今年第一季度,蛋壳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.26亿元,但总负债达90.27亿元,资产负债率高达97.06%。

  而且这个负债吧,看起来是越来越难还上了。

  股市割韭菜是指望不上了,什么背景的资金也不敢投了,指望自己挣,只能呵呵了。

  蛋壳缺钱缺到啥程度?创始人都开始铤而走险了。

  2020年6月18日,高靖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,现在也没啥结果,但核心是因为6亿国资被挪用。

  有知情者透露事件的脉络大概是这样的:

  上市之后,按说是不缺钱的,但高靖却急吼吼的找到昆山的一个国资基金,商量共同搞一个基金做长租公寓的投资,比例是这么安排的,蛋壳出6.25亿元、昆山的国资基金出6亿,安徽某国资出资15亿-18亿元。

  当时政府里不少人反对,就是因为对蛋壳不放心,但最后还是通过了,打完钱他们发现,高靖说的那个安徽国资根本就没出钱,蛋壳出的6.25亿又被他们借回去了,真金白银掏了钱的就是昆山的基金,就是这6亿,也被蛋壳转走了5.5亿。

  合着就是个空手套白狼啊,于是高靖被调查也就正常了。

  当然,最后啥结果得等调查,但是无风不起浪。

  05

  没钱就很崩溃了,蛋壳有一个对手更强大,他们根本对付不了,这个对手就是趋势。

  跟趋势最对,再牛的人胜算也不高。

  他们在高房价的尾声不计成本的加杠杆搞扩张,如果房租一直涨,经济没问题,还有可能熬出来,但是等他们高成本布局完了,房地产市场开始踩急刹车了。

  各种调控接二连三,房价掉头的风声日盛,房租也开始掉,租金贷这类业务日益被严管,而且经济越来越难,大家都开始做苦日子、紧日子的准备,租房市场大发展的趋势没有了,这时候正儿八经的房东都难,更何况是二房东。

  特别是像蛋壳这种疯狂加杠杆的二房东,一定会率先被杠杆打死。

  这还是小趋势,另一个大趋势就更打不过了。

  好几千年了,土地崇拜已经深入绝大多数人的心里,好像都成了与生俱来的基因,没房婚都结不了,你跟丈母娘说租房更合适,估计她老人家第一个出面反对。

  地产商们就很清楚这个规则,当年各种政策鼓励长租,各大地产商都纷纷响应,姿态摆得很足,但实际上,大多数都是拿一两个项目做样子,基本都没动真格,都是经历周期洗礼的老油条,不会喊一声风口就义无反顾的冲进去。

  大趋势、小趋势都打不过,这么说,蛋壳是被时代搞死的呗?

  那时代还真是有点冤。

  蛋壳这种公司,摆着创业的架势,实际上完全是烂赌鬼。

  为啥这么说呢?

  初期不计成本抢房源,资本有要求,时间就是金钱,情有可原。后期经营有困难,本钱都快没了,体面下场也是有机会的,比如公司卖了,各方利益至少还有个保障吧。

  他们不然,签的合同想撕就撕,谈的价格说不认就不认,房东拿不到租金,租客交几万房租被轰出门,装修队要坑,保洁要坑,员工自然也不放过……

  大家都是出来打拼过日子的,背后是几十万家庭的生计,这种无信用、无底线的公司,怎么骂都不为过吧?

  信用这东西,用好了就是朋友,玩砸了就是最大的对手。

  缺钱还有倒腾的余地,信用破产了,也就跟活死人差不多了。

  现在的蛋壳,虽然还活着,但已经碎成一地渣渣了……

作者: feixiang 来源: